xxm

[利艾]后遗症(艾伦生贺第二弹)

Syou.:

※背景为现代架空,轻松日常向


※破镜重圆,各种OOC卖蠢深沉爱




※之前的txt包在原帖更新,快速传送→http://mx-day.lofter.com/post/2737d7_d332c2


 


01.


 


后遗症是一种障碍,有时候比病情本身更加可怕。


艾伦是在年初的时候跟利威尔提出分手的,对方当时正喝着红茶看报纸,听过艾伦的话之后应了一声便回房间开始收拾行李。


利威尔把钥匙交还给艾伦,带着不多的行李搬回自己家。他完全没有挽留彼此关系的意思,走之前还提醒道“别忘了做定期扫除”。


艾伦当时把利威尔还给他的钥匙还有清洁机器人全部一通乱砸,怒冲冲地把所有和利威尔相关的东西打包压了箱底。全部收拾一遍之后,房间空旷了不少。


就这样,艾伦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。


洗漱用具只剩下孤零零的一组,拖鞋除了自己的只有客用,双人床的半边总是凉的,冰箱里都变得空荡荡。


在电脑前睡着再没有人抱自己上床还盖好被子调好室温,大毛毯一个人裹着永远不够紧实不够保暖。


自己定闹钟,自己做清扫,再没有人和自己换班做饭,为了家务的问题偶尔吵嘴。当然也再没有人催自己天天洗澡,忙起来的时候他可以无所顾忌的好几天才洗一次。


话是这么说,艾伦能够接受一个人的生活,却不适应。


正式分手的一周后,艾伦在清晨接到了利威尔的电话。


刚刷过牙洗过脸,额前的刘海还有点湿。看着来电显示上“前男友”几个字,艾伦犹豫再三还是接了电话。


“喂。”艾伦靠在床上抱过一个枕头在怀里,口气不太好。


“起来了?”那边利威尔倒是毫不在意,开口直入主题,“已经一周了,今天你应该做扫除。”


听到这句话之后,艾伦头上青筋直冒,火气立马窜了上来,“哈?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个?”


“我们是和平分手的,又没说分手不能做朋友。”利威尔很淡定地应对着艾伦的暴脾气,“还是说,你想跟我分手就不见面?”


利威尔一句一个分手刺的艾伦的耳朵有点痛,神经都跟着抽搐起来。他思考片刻没有给出回答,的确,只不过是分手而已,不至于到这个地步。


“而且这不太现实。”利威尔平静地提醒道,“我们是同一个公司,而你是我的下属。要想不见面,首先你要换一份工作。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对了,你是不是又两天没洗澡了?”利威尔紧追着问,“等再过一段时间天气热了,你最好改掉这个坏毛病,我可不希望我的下属把整个办公间都弄得臭气熏天。”


没等利威尔的尾音发完,艾伦怒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。


 


02.


 


利威尔连着三天给艾伦打电话都是关机。


“艾伦会不会出什么事了?”利威尔皱着眉想,“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电源掉进浴缸,晾衣服不小心摔下楼残疾了,或者便秘到在厕所里出不来?”


考虑到这些问题之后,利威尔表情严肃地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,“埃尔文,我要回去看看。”


“艾伦又不是小孩子了,怎么会这么容易出事?”韩吉坐在利威尔对面笑的合不拢腿,眼泪都飞了出来,“而且现在是秘密作业时间,怎么会让你走?”


埃尔文坐在旁边的位置,手上的工作不停,“韩吉说的没错,艾伦早就到能够完全自立的年纪了。现在手头的任务很重要,要想从这小黑屋出去,就加快完成最后的测试吧。”


利威尔啧了一声,拍打了一下手上的键盘,虽说不情愿,但是还是很快地进入了工作状态。


旁边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看他。


认真的男人总是最帅气的,这一点在利威尔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。利威尔平时衣装都会整齐的令一些习惯穿休闲装的人看不习惯,因为那实在太正经了。


而在工作的时候,利威尔总是普通的白衬衫。领口打开,袖子挽起露出好看结实的小臂。并且不显得丝毫散漫和邋遢,令不少人倾心。


就是这样的男人,公开表明自己已经有了稳定的恋人。作为利威尔好友的埃尔文和韩吉都知道那个恋人就是同公司的艾伦,两个人也在第一时间以敏锐的八卦触角得知了两人分手的消息。


韩吉往利威尔的方向凑了凑,好死不死地打开了这个话题:“利威尔,你和艾伦分手,是谁提出来的?”


“是艾伦。”利威尔面无表情继续工作。


“也许这会让你很不爽,很想把电脑砸在我身上或者捏碎我的眼镜……”韩吉继续靠近利威尔,“不过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分手的理由?”


利威尔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,他向后靠在椅子上,和韩吉四目相对。


韩吉继续笑着看他。


“不想换眼镜的话,就立马滚回自己的位置。”利威尔踹了一脚韩吉的转椅,把她踢回了自己的位置,接着继续噼里啪啦的工作起来。


“真是小气的男人。”韩吉扶了扶眼镜,叹气。


埃尔文用那双睿智的冰蓝色眼眸观察利威尔很多天了,他微微一笑,大概猜出了两个人分手的原因。


 


03.


 


艾伦被安排了一个到处跑的工作,没什么难度就是累。按照上面的说法,人际交往对艾伦来说既是工作也是一个锻炼。


就因为这样,他一连半个月都没有回公司报道,跑完了手上所有的客户名单并且完成任务。等到他整理完数据去公司交接的时候,已经到了二月份。


“这次的工作完成的很出色。”埃尔文阅读完资料之后对艾伦很是褒奖,“比起你刚进公司时候不太懂得变通的样子,真是令人赞叹的成长。”


“谢谢埃尔文先生。”艾伦向埃尔文道谢,似乎有什么话还想说,却犹豫再三张不开嘴。


埃尔文观察着艾伦的表情,试探一般地说道:“你现在工作起来的风格和利威尔很像,保持下去,在他身上你还可以学到更多。”


听到这话,艾伦愣了一下。他微微侧头,“那个……利威尔先生没有说我们的事情吗?”


“关于你们分手的事情吗?”埃尔文的语气很是和善,“已经听利威尔提起了,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勉强的。”


艾伦看着埃尔文的笑容,觉得在自己面前的根本就是一个知心大姐姐。积攒在心中无人诉说的话控制不住地就想对他倾吐出来。


“倒不是因为感情的问题……”艾伦垂下眼眸,“老实说,我到现在还……爱着利威尔先生。说是自己不够坚强也好,还是想要吓唬利威尔先生也好……我真的没想到,他一点都不挽留我们的关系。”


“你们的感情的确一直很好。”埃尔文点点头,“虽然也会小打小闹,但是最后还是会陪伴在彼此身边。”


艾伦一把捂住自己的脸,根本不知道应该从何开口了,“没错,就算我们真的吵起来最后也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……”


“没想过要重新开始吗?”


“不!”


“……”


艾伦拒绝的这么快让埃尔文有些诧异。


艾伦的表情都变了,恐惧的色彩填满了他的整张脸,就连眼神都惊恐起来。他举着自己的手颤抖,“我跟利威尔先生分手之前不知道跟他说了多少次,可是他根本就不知悔改!不,根本是不想改!”


“提出分手我也已经做了觉悟的,不能确定他不再这样,我是不会和他复合的。”


看着艾伦那种提起来就恨不得自尽的表情,埃尔文再一次确定自己所猜测的分手原因,绝对是正确的。


 


04.


 


艾伦每天在公司和利威尔接触的也不多,更多时候他是各个部门跑一跑。


这也就让利威尔有些头疼,好不容易能看见艾伦,却只能远远地看一眼。忍耐指数已经到了极限,看着以前的照片已经不能满足自己了。


利威尔行动了。


他堵在艾伦必经的走廊,端着红茶走过去,毫不掩饰地泼在了艾伦身上。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利威尔和艾伦对视了三秒,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,“艾伦,我不小心把你弄脏了。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不赶快做清理是不行的。”利威尔拉住艾伦的手,不管他的挣脱,直接扔进茶水间,然后把门关上。


“喂,干什么?”艾伦大喊一声,胸口的茶渍的确让他有些头痛。但是抬头看了一眼利威尔,他不能在这里脱。


“分手游戏还没玩够吗?”利威尔步步紧逼过来,直接上手解艾伦的扣子,“再不脱一会儿就不好洗了。”


“才不是游戏……不要脱我的衣服!”艾伦想躲却躲不开,转个身立马又被抱住腰,更方便解开他的扣子,“喂,我又没有换的衣服!”


利威尔从后抱着艾伦,嘴在他肩膀的位置,一说话就呼出热气。他的手停了一下,淡定地回答:“换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
眼神给了饮水机旁边的纸袋。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趁着艾伦发呆的空隙,利威尔很熟练地解开了艾伦的扣子。胸膛的位置被红茶浸湿,暴露在空气之中的瞬间冷的艾伦抖了起来。


这种身体的本能反应让利威尔的眼睛都开始冒光,他腾出片刻的空隙解开自己扣子和裤链,手顺着往下想要继续解艾伦的裤子。但是手掌习惯性划过艾伦身体的时候,摸了一手红茶。


利威尔:“……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真是麻烦。”利威尔放开艾伦,抽出纸巾缓慢地擦拭自己的手。还扔给艾伦一包,“把自己擦干净,艾伦,不然会很麻烦。”


艾伦接过纸巾擦了两下就觉得可以了,看利威尔还在认真地擦着指甲和指缝,他慢吞吞地拿起饮水机旁边的衣服,穿好,然后离开茶水间。


“下次应该用其他的东西,奶油应该不错,还没有尝试过。”利威尔先拿湿纸巾挨个擦过自己的手指,再用普通纸巾沾了一遍。这样能吸收不少湿纸巾的残留水分,还不至于留下白色的纸屑。


最后拿出丝质的手帕好好擦净手,“艾伦,继续……”


利威尔裤子都脱了,可是茶水间空无一人。


 


05.


 


艾伦在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,开始在家写调职申请。根据公司近期发布的调职招募,自己是有资格去分公司得到一个不错的职位的。


没错,他要离开这里,他已经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。


继续留在利威尔的身边,一方面他还会被继续追着,另一方面他也根本放不下利威尔。说不定正如他所说的,他们是分手之后朋友都不适合做的类型。


这么想着就有千般种借口想要写上去,但是申请写到一半却难以措辞了。


艾伦盯着电脑屏幕发呆,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决定,却好像真的就要离开了一样。


他会在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,在那里没有利威尔,没有这个家。到时候自己应该是在公司安排的小公寓,过着一个人的生活。不用再想利威尔会找上门来,对他做一些奇怪的事情。


是啊,没有利威尔,没有利威尔。


没有利威尔的生活,真的好寂寞。


艾伦的手放在键盘上,把打上的字一个个删除,等到文档完全空白,才点了关闭键,不保存。


回到桌面的背景,是系统自带的背景。在这之前,桌面是他们第一次约会时候的照片。


艾伦盯着屏幕发了一会儿呆,打开计算机,顺着盘符打开了一连串的文件夹。在一个很深的地址,有一个个按照日期排列的文件夹。


他打开最上面的一个,从第一张开始看。


有自己的照片,也有利威尔的照片,还有不少两个人的合影。


他一张张浏览,任务描述也不忘记在心里默读一遍。照片的数量很多,还有一些特殊日子拍摄的视频。等到全部看完,艾伦觉得自己的眼眶都湿润了。


不知道是谁说过,恋爱就像是柠檬草的味道。酸中带甜,让人欲罢不能。


艾伦伏在桌上,露出半只眼睛思念着以前这个样子,利威尔就会来给他披上外衣或者直接抱走的时候。


“利威尔先生……”艾伦呢喃着快要睡着一般,“我好想你。”


没有你的日子,真的好寂寞。


恋爱是一种病态,饱含了各种各样的情绪,有时候还会做不像自己的事情。艾伦一直是这么认为的。


而恋爱的后遗症,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。


因为他能够想到的只有美好的甜,甜到怀念。


 


06.


 


三月中旬,是调职申请的最后期限。


艾伦每天都要来盯着公告板,这让利威尔很不安。


“埃尔文。”利威尔在网上搜索着什么,把屏幕调转过去给埃尔文看,“你把公告板上的调职申请通知撤了,我给你买最新的假发。”


埃尔文口中的咖啡喷了出去。


利威尔若有其事地读起来假发的贩卖信息,“毛多,色正,柔顺有光泽,舒适透风,便于摘戴,享受真发的快感。”


“利威尔。”埃尔文继续笑的和善,“你这样只会让我想推荐艾伦调职。”


利威尔眉头一挑,“那我就把你摘了假发的照片发到内部网上。”


“不要编造没有的东西。”埃尔文神态自若地举起杯子喝咖啡,牙齿撞在了杯口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
利威尔自带颜艺地冷笑一声。


埃尔文清了清嗓,“说认真的,利威尔,不打算和艾伦好好谈谈?你们的感情基础还很稳固,这么放弃的话……”


“我可从来没想放弃。”利威尔换了个姿势靠着,透过玻璃看在办公间认真工作的艾伦,眼神不由得柔和起来,“当初和艾伦交往的时候我就说过,如果在这场交往中他后悔了,我会放手。”


埃尔文看利威尔觉得他散发出耀眼的深情好男人形象,“利威尔,你……”


“不过艾伦可是完全没有想和我分手,只不过是小鬼闹别扭而已。”利威尔冲到玻璃前面,用手抹了一下确定干净程度后整个人趴在上面,盯着艾伦的眼冒出熊熊火焰,“知道吗,埃尔文,在我们只是‘暂时争吵’的情况下,调职会摧毁我们的感情。”


埃尔文:“……”


继续盯着艾伦,“总之,如果我和艾伦真的走到分手的地步,那一定是你害的。”


“……通知是上面发的。”


“你可以撤走它。”斩钉截铁。


“……”埃尔文犹豫片刻,叹了一口气,“把通知提前撤走是不可能的,不过如果艾伦真的提交了调职申请我会打回,怎么样?”


利威尔转头给了埃尔文一个信任的目光。


“还有,利威尔。”埃尔文双手撑在面前,眸光深沉,比起刚才正经了不少,“你真的有我能发到内部网的照片吗?”


利威尔:“……”


 


07.


 


这个时节的天气总是不太好琢磨。


前一天热,后一天冷,接着就下起雨来。


艾伦下班的时候正好赶上这场春雨,虽然不大,但是如果淋着到车站也不会太舒服。


站在写字楼大门前,艾伦看着这场雨不禁想起了自己曾经和利威尔玩浪漫共撑一把伞,结果两个大男人各湿了半边肩膀,最后利威尔怒到折断伞。


想着就笑了起来,忽然又表情严肃地摇摇头。怎么就……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。


“没带伞吗,艾伦。”利威尔从写字楼走出来正停在他身边,手里是一把很大的黑色直伞。


艾伦尽力躲避他的目光,礼貌性地点点头,“啊,是啊……”


利威尔看着他留给自己的半个侧脸,刷地打开直伞,把艾伦拉进不会被雨淋湿的区域,“我送你到车站。”


“喂……等等!”


为时已晚,利威尔紧紧抓着艾伦的手和他共撑一把伞漫步在雨中。对方的体温在这个微凉的温度中灼烫的皮肤发痛,手心很快就暖了起来,感受着熟悉的手指触感。


每次都是被这种温暖所俘获。


艾伦没有抵抗,僵硬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。两个人就像以前还在交往的时候那样,牵着手一起漫步。


冷空气很好地维持住自己的体温不再攀升,而雨滴打落在伞面的声音却就像是此刻加快的心跳声,那种快速的鼓动渐渐和噼啪的雨声重合在一起。


这么想着,手指动了动,却被利威尔更紧地握住。


“下次记得放一把备用伞在公司。”到了车站,利威尔善意地提醒道。因为车还没到时间,他似乎还不准备离开。


艾伦站在队伍的末尾,没精打采地点了点头。犹豫了一下,侧着头低声说道:“谢谢你,利威尔先生。”


脸颊上升腾起的红晕和这个阴沉的天色比起来,简直就是绮丽。


“喂……”利威尔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
艾伦看向利威尔,眨眼:“?”


“知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……”


利威尔用宽大的伞面勾住艾伦,将他扯向自己的方向。浓郁的黑色将两个人笼罩,截断了到他们上半身的视线,完全看不清在做什么。


公车进站的时候,利威尔才把伞举了起来。


艾伦维持着一张惊讶的表情,脸上已经红透了。


“好了,赶紧回家吧。”利威尔拍了一把正在发呆的艾伦的屁股。


“……”艾伦低下头,瞳孔收到很小,什么都没再说,跑上了车。


看着公车闪着车灯开远,利威尔若有所思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。


“你知不知道你那个样子……有多诱人?”


 


08.


 


临近三月末,艾伦的状态不太好。


调职申请最后也没有成型,这意味着他接下来的每一天还要面对利威尔。


最糟糕的是,自己自从那个雨天之后,再也不能平静地对待他们分手的事实了。


每天都在思念思念思念思念。


为什么明明相爱的两个人要走到这个地步?明明习惯了在一起生活的日子,为什么还要分开?


每每想到这里,再想到他们分手的理由,艾伦就深沉地觉得——果然分手很正确。


可是满脑子都是利威尔,工作的时候,吃饭的时候,睡觉的时候,都会想起那个人在自己身边说着说那的样子。


尤其是前段时间降温那几天,自己躺在双人床上怀念利威尔的体温,怀念他抱着自己的感觉。


没心思工作了。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,艾伦喝了一口水,温热的液体从舌尖漫过口腔,再顺着喉咙食管淌入胃部,觉得胸膛都暖暖的了。


但是,空荡荡的。


他早就明白了,这就是寂寞的感觉。


空虚而疼痛,有些令人窒息的错觉。


“艾伦!”韩吉从后面过来拍了一下艾伦的肩膀,“在想什么?”


“呜哇!”艾伦正在走神,被韩吉吓了一跳,“原来是韩吉小姐……怎么了?”


韩吉撑着下巴仔细观察了艾伦一会儿,两个人大眼瞪小眼。最后韩吉咧嘴一笑,“我是来通知你的,晚上不要走啊,我们要给利威尔开送别会!”


艾伦当机了几秒钟。


“送别会?!”噌地站起来,艾伦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,他握住韩吉的肩膀晃起来,“什么送别会?利威尔先生的?”


“是啊,你不知道利威尔这次的调职申请批准了吗?”韩吉被一晃一晃的表情无辜,“啊,我想起来了,你们分手了所以他没告诉你吧?”


艾伦在那个瞬间,夺门而出。


韩吉的眼镜逆光,她看着艾伦直冲冲往利威尔的办公室跑,拿出手机笑的令人胆战心惊,“作战成功。”


 


09.


 


艾伦连门都忘了敲就冲进利威尔的办公室。


利威尔抬头看了一眼艾伦,停下手头的工作,“艾伦,怎么了?”


“我……”艾伦一时语塞,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“我听韩吉小姐说你要……调职了,我害怕是她开的玩笑,来确认一下……”


自己都说的有气无力。他希望能从利威尔口中得知答案,他想听利威尔说“韩吉那个臭四眼是骗你的”。


“啊,关于这件事啊。”利威尔继续工作,眼睛不再看艾伦,“韩吉那家伙有时候是挺爱开玩笑的。”


这句话一出口,艾伦觉得自己的世界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。


他没有否认,或者说这根本是承认。


他愣愣地看着不再看自己的利威尔,心中渴望着他能够再看自己一眼。可是自始至终,利威尔的眼睛都停在电脑上,没有再看他一眼。


“打扰了。”艾伦这么说道,将门关上。


利威尔这时候才又抬起眼睛看艾伦离开的样子,眼眸微微垂下。


抑郁的心情随着临近下班时间而越来越糟糕,艾伦那个下午几乎无法正常做事。


工作报告忘了保存,把需要的资料扔进碎纸机,碰碎了一个杯子,出去买咖啡的时候还丢了钱包。


艾伦下午请了假去补办丢失的各种卡,他自己也知道继续留在公司,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利威尔的话真的是太影响情绪了。


一切搞定之后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,他完全没有犹豫,像是本能一般地前往了利威尔送别会的会场。


他想,起码要看着他离开。


离开。


艾伦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,他抬起头看着变暗的天空,真的是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发痛了。


他不想让利威尔离开。


他贪恋利威尔的一切。


他其实真的不想分手。


他们,还有很远的路要走。


“利威尔……”艾伦轻声叫了这个名字。


脚步迈开,从走变成了跑,艾伦在大街上狂奔起来。


他要告诉利威尔,他不想让他走。


 


10.


 


艾伦气喘吁吁地到了韩吉告诉他的地点,是一家很高档的餐厅。他一进去就有服务生接待引导他往里走,说是已经订好了别间。


这让艾伦有些惊讶,因为整间餐厅都没有人。不过他也很快想到,既然公司的人都来,那么应该是包场了。不过怎么这么安静?


“很慢啊,艾伦。”


艾伦进了别间,就看见利威尔西装革履地坐在座位上,不满地晃了晃自己的手表。


没错,只有利威尔一个人。


“利威尔先生?”艾伦左看看,右看看,“其他人……唔?”


怀中被甩进了一捧花束,带着浅绿色的丝带,花的模样很好看,花香扑鼻,不会过分刺激,而是沁人心脾的舒心味道。


艾伦眨眨眼,看着怀中的花不明所以。


总有一种自己被算计了的感觉。


看看利威尔,再看看怀里的花束,在交叠的花瓣之间艾伦看到了一张卡片。拿起来打开,浸透了花香的卡片印着柠檬草的图案,上面是熟悉的流畅字体。


 


生日快乐。


 


“今天是我的生日?!”艾伦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一点,一脸错愕地看向利威尔。


“翻过来继续看。”利威尔手动帮艾伦翻转卡片。


“读出下面的话?”艾伦一低头,看着卡片最上方的文字一愣,下意识读出了下面的一行字,“我们复合吧……”


“好,你说的复合。”利威尔回答的十分迅速。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在那之前,我们先度过这段时间,庆祝你的生日。”利威尔深情款款地揽住艾伦的腰,抬着脸就凑了上去。


艾伦把花束一捧,就让利威尔的深吻落在了柔软的花瓣上。


利威尔:“……”


花束后面的艾伦表情严肃,皱着眉很是担忧的表情,“利威尔先生,如果要复合,关于‘那件事’你会有所改善吗?”


“你那是不合理的要求。”提及他们分手的原因,利威尔也是毫不让步。


“那么请让我再考虑一下。”艾伦抱着花后退几步和利威尔拉开距离,“如果‘那件事’我们不能达成共识的话,我是不会和你复合的。”


“哦?”利威尔忽然笑了,那是一个很危险的笑容,“你以为在这里,你说什么就能算什么?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艾伦,让我来告诉你,和我分开这么久……”利威尔扯开领带,“是你多愚蠢的行为。”


“利威尔先生……你别过来,你别——”


 


后遗症是一种障碍,随时可能转化为病情。


 


Fin.


 


#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#


 


【1】和艾伦分开的这段日子,利威尔亲破了数张艾伦的照片


【2】和利威尔分开的这段日子,艾伦最勤快的事就是洗床单


【3】利威尔在艾伦生日当天送给他的花束中除了卡片还有戒指


【4】艾伦和利威尔复合的第二天,利威尔替他跟公司请了病假


【5】关于艾伦受不了、利威尔不让步的分手原因,是因为利威尔一夜太多次


【6】利威尔手中真的有关于埃尔文可以发到内部网的照片


 



评论

热度(81)

  1. Arain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top_buy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绿心情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peng-mei-1989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xxm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※★馨★※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清灵歌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飘影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水聿水聿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黑夜与咖啡
  10. 织烟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各种逗比各种文艺各种虐同时出没简直糊我一脸!